首页 > 短篇 > 168999(白芷司马墨) > 

天历四万八千年

第1章 天历四万八千年

天历四万八千年,神界消弭,神者隐世。仙统五界,始称天帝。

白芷出生之时,天现异象,司命批示命格曰∶大气运者。

自此,白芷成了仙界太子司马墨的太子妃,如今已三万年。

可这场被仙界中人称赞的婚事,却是白芷痛苦深渊的开始….

灼烧的仙火裹挟着焦糊味道从鼻子直直冲进天灵盖,白芷紧咬着牙忍着痛。

痛到极致是什么感觉,她从前不明白。

可是现在,她被司马墨亲自释放的仙火烧灼。

痛感涌上来的那一刻,白芷甚至以为她会就此死去!

这世间最痛,也不过如此了。

仅剩一抹清明的白芷看着眼前的男子,如此想着。

司马墨,是这仙界的太子,更是她的夫君,也是如今赐予她无限痛苦的施刑人。

司马墨,你要我说多少遍才肯相信我?当真不是我做的!白芷的声音嘶哑难听。

不是你?素兮伤口上残留的仙力是你的气息,这能是假?!司马墨身着一袭广袖直衣,不染纤尘,越发衬托的白芷狼狈至极。

我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真的不是我,司马墨,我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!白芷嘶喊辩驳着,冰凉的泪顺着眼角滑落。

仙者仙力的气息都是独一无二的,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,更无法模仿。

这也是司马墨一口认定是她伤害素兮的原因与证据。可这也正是白芷不解的地方。

她自知未伤过素兮,甚至从不曾对她出过手,可她的伤口处却有着属于她气息的仙力…

你一向心狠手辣,有何做不出的。对于白芷的辩解,司马墨嗤之以鼻。

钝痛感涌上心头,一时间,白芷竟然分不清是司马墨的话更伤人,还是所受的酷刑更让她痛苦不堪!.

在你心里,我就是这样的人么?沉默一瞬后,白芷看着司马墨问出了这句话。

不断往外涌的鲜血浸透了她的衣衫,被冷汗打湿的青丝,成绺的贴在面颊上,样子好不狼狈。

仙火灼魂,是仙界之中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刑罚。虽无性命之忧,可那种痛苦却能将人折磨到宁可自杀寻死。

可距离刑罚开始已有三个时辰,白芷却依旧矢口否认她伤了素兮。

司马墨瞧着,心头闪过抹犹疑,可再想到素兮惨白的面色,又觉得自己胡思乱想。

白芷向来妒忌他对素兮的爱意,做出这样的事也不意外。

想到这儿,司马墨看着白芷的目光更加的冷淡,甚至升上了些许厌恶。

你伤素兮在先,试图蒙蔽本君在后,这等刑罚已经是法外开恩,你自己做的孽,自行受着吧!话落,司马墨拂袖离去。

白芷置身火海中,无力的看着他远去。

他终究是不信她!

司马墨,你为何就是不能信我呢?!

滔天的仙火燃烧着,似乎是要将人灰飞烟灭去一般。黝黑的捆仙锁将白芷束缚在其中,她的一双眼弥漫着悲哀与寂灭。

整整一日的火刑生生的挨了过去,捆仙锁解开的那一刻,白芷脚下一软摔倒在地。她避开了仙婢的搀扶,踉跄的起了身,径自朝着流芳斋走去。

那儿有一面昆仑镜,可知过去未来。

她一定要将这件事弄清楚,她要向司马墨证明,她没有伤害素兮!

深夜的仙界不见繁星,依旧冷冽。

白芷拿着记录下真实情况的留影石快步朝着司马墨所在的宫殿而去。

可她刚要走进殿内,下一瞬,便被一股仙力击中了胸口,倒飞了出去,白芷一口血喷洒在地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