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古代 > 鬼医毒妃:太子,接招吧 > 

订婚信物

第3章 订婚信物

一旁的陈氏眼中闪过了一丝得意,拿着帕子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。

“云烟啊,母亲真是不愿你在这儿丢人现眼。可如今,怕是也护不住你的名声了...”陈氏心里暗道这个南溪果然还是个蠢得。

他们自然知道当年皇后指婚时的信物,是两块玉佩。

陈氏转向下人,“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赶紧将明安郡主请过来?”

看着陈氏脸上闪过的得意,南溪内心冷笑一声。

这老巫婆怕是以为她赢定了吧?

南溪冷声笑了,一转头对上了宫墨玉满是探究的眼神。

看什么看!

之前被人骗的团团转,不傻也不会聪明到哪儿去!

南溪忍不住在心里腹诽,心虚地转头不再看他。

宫墨玉看着她南溪闪着星光的眸子,圆溜溜的,不过看她不屑的神情,倒是像在争对自己。

想到这,宫墨玉兴致愈发浓厚,微眯的双眸中满是兴味。

不过片刻,卫云烟只穿着亵衣,顶着成亲玉冠站在了陈氏面前。

陈氏一惊,这什么情况?

看见了南溪,卫云烟愤恨不已,口不择言就冲着陈氏喊,“娘!南溪那个贱人竟然要杀我,你快帮我剥了她的皮!”

尖酸,狠毒,刻薄的语气,哪儿有忠义侯府大小姐的做派?

而她对陈氏的称呼让一众人瞬间明了这其中的猫腻。

宫墨玉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气,这卫家竟然敢欺君!

往日,这个“南溪”出现在他面前,是温柔婉约的,哪里会是现在这种阴毒的模样?

可见,从前都是装的!

“卫云烟。”宫墨玉冰冷开口。

卫云烟一听,身子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。

她不敢置信的转过头,就看到了她爱慕的太子穿着喜服,面色冰冷地立于一旁。

“太子殿下~”

一看到宫墨玉,卫云烟立即就收起了脸上的狠毒,装作一副柔弱的样子,挤出两滴眼泪,低声说着:“溪儿被表妹欺负了,还请太子殿下为溪儿做主。”

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,竟然还敢装可怜?

南溪站在一边看热闹似的,神情淡漠,“表妹,收起你的眼泪,别再用我的名字了。”

“烟儿,你该喊我表姐的,还有你在说什么?表姐不懂。”

“表妹不懂就算了,只是既然你说你是南溪,那你该知道,你和太子殿下的订婚信物是什么吧?”

南溪也不想和卫云烟说太多,直接开门见山。

“我自然是知道的,订婚信物,就是一块玉佩。”

卫云烟并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,从很早就之前,娘亲就和她说,只要她拿到了玉佩,她就可以变成真正的南溪,成为真正的太子妃。

但是她却觉得,自己说完这句话后,一向对她很温和的太子,周身冷了几分。

这时,南溪从袖子里掏出来一块鱼型玉佩问着:“那你看,是这块玉佩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卫云烟并不知道真正的玉佩是什么,反正是从南溪手里拿出来的,那肯定就是信物没错。

“荒唐!”

宫墨玉桃花眼里的温度瞬间骤冷:“桃代李僵,蒙蔽圣听,究竟是谁给你们的狗胆!”

“太子殿下息怒!”

卫琅吓得身子抖了抖,但是他不明白,这些缓解,到底哪里出了错。

“不知哪里错了,让殿下这般生气?”

瞧瞧!

瞧瞧!

一家子,死到临头还将别人当傻子玩呢。

南溪看了一眼宫墨玉,凤眸有着一丝戏谑:“太子殿下,你来说,还是我来说?”

女人的英气和直爽,让宫墨玉觉得格外新鲜。

“你说。”

宫墨玉倒想看看这个女人还能说出什么来。

南溪知道,只有让宫墨玉确定她就是真的南溪,后面拿回忠义侯府的执掌权才会好办。

“好。”

南溪点头,她挺直了脊背,凤眸像是看着跳梁小丑一样,看着面前的卫云烟。

“订婚信物,根本不是什么玉佩,而是一对金童玉女的木偶。”

“什么?!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