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古代 > 鬼医毒妃:太子,接招吧 > 

你不敢杀我

第1章 你不敢杀我

“啪——”

迷迷糊糊之间,南溪只觉得右脸一阵火辣辣的疼痛。

这是哪个不要命的偷袭她?

南溪愤怒地睁开了双眼,却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后,脑袋片刻短路。

地牢?

“既然醒了,就赶紧把玉佩交出来。太子的花轿还在外面等着本小姐,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这个草包废话。”

眼前站了一个穿着鲜红色嫁衣的女人,红唇一张一合。

太子?

这是古代?

南溪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,下一刻只觉得脑袋一痛,紧接着便是无数陌生的记忆涌了进来。

原来,她穿越了。

她再也不是22世纪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毒医南溪,而是天悦国父母双亡,明明是忠义候府大小姐,却受尽了冷眼和嘲讽。

而眼前的人是原主舅舅的嫡女,卫云烟。

卫家不仅抢走了原主爹娘留下的全部财产,就连原主和太子的婚约,都想要抢。

感受着身上传来的各种酸痛,南溪看着卫云烟,眼神骤然之间变得冷冽。可是她的眼神,却让卫云烟嘲讽一笑。

“你这贱人,谁允许你这样直视本小姐的?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!”

话落,卫云烟就将那尖锐的指尖,向着南溪的眼睛刺去......

原主性格怯弱,从来不曾反抗过,导致整个忠义侯府上下,欺负原主也都成了习惯。

可是这一次......

在卫云烟的手不过刚抬起,就被南溪一把抓住。在卫云烟惊讶的眼神中,南溪唇角微勾,一个用力,就将她推到在地!

不等卫云烟从地上爬起,南溪忍着身上传来的痛,一脚狠狠地踩在了卫云烟的脸上,一遍拿起一旁鞭打原主的鞭子,狠狠地抽向扑过来的两个丫鬟。

卫云烟何曾这样狼狈过?

她双眼迸发着愤怒,尖叫着:“南溪!你这个贱人!我可是太子妃!我......”

“太子妃?”

南溪冷笑反问,她蹲下身,捏着卫云烟的下巴,眼神冷了几分。

“你们卫家能够在京城立足,乃是依附我忠义候府。可是你们见我父母双亡,打着照顾我的名义,大肆入住忠义侯府,还在下面挂了一个卫府的牌子。你真的以为,挂了卫府的牌子,抢了我的玉佩,你就是太子妃了?”

卫云烟被南溪说中了痛处,她愤怒的指着地牢外面的小厮,大声命令着。

“都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赶紧将这个贱人给我打死!”

那些小厮却在跑了两步以后,却突然都不敢再上前一步。

因为......

卫云烟的脖子,被南溪用鞭子紧紧地缠住了。

整个地牢,一片寂静。

也是在这个时候,外面突然响起了唢呐声。

卫云烟听到这声响,惨白的脸色,突然又变得红润起来。

她得意地看向卫云烟,说道:“南溪,你死定了。一旦太子见到我被你困住,他定会杀了你的!”

“是吗?”南溪勾唇冷笑一声:“那我先杀了你好了。”

卫云烟并不觉得南溪敢杀人,所以她得意又挑衅的看着南溪:“你不敢杀我。”

可她的这个得意没有维持过两秒,她整个人便眼前一黑,直直的摔在了地上......

“里面是出什么事儿了?”站在地牢外的小厮听着耳边的声音,面面相觑。

“听,声儿没了。”

一炷香后,“卫云烟”低着头,一脸愤怒,尖叫着对守在外面的小厮命令着。

“那贱人竟然敢伤了我的脸,我要让她生不如死!无论里面发出什么样子的声音,你们都不准去救!”

“卫云烟”敞着大袖,快步走向门口。

守在门外的下人,哪儿敢看,只是恭敬的“是”了一声,也没有怀疑。

前院,热闹非凡。

卫琅一脸喜悦的看着门外的迎亲队伍,再看着身边的陈氏,低声问道:“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吗?”

陈氏眼里闪过了一丝得意,低声说着。

“老爷放心吧,妾身已经让人将南溪困再地牢,等到烟儿拿到玉佩,那个贱人就会‘暴病’而死。届时,咱们再将晨儿过继在南家,从今以后,这忠义侯府就彻底是我们的了。”

南溪早已脱掉那一身红衣,此时穿着破布衫站在他们身后,双眼微眯。

是么?

那就等着看!

且看她一会要怎么揭穿这对夫妻的阴谋!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