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言情 >> 霸总上身:娇妻难摆脱 >> 

双重背叛

第3章 双重背叛

而顾南越一张脸气得铁青,垂在身侧的手握得咯吱响,整个人看起来阴沉得吓人。

陶琳琳面上闪过一丝喜色,从身后抱住了他,“越哥哥,你别生气了!姐姐虽然嫁到了墨家,可你还有我啊,琳琳会一直陪着你的!从前你跟姐姐在一起,我们只能偷偷约会,现在我们就可以肆无忌惮了,不是吗?”

陶染只觉天旋地转,他们……到底是什么时候搅在一起的?

而顾南越脸色缓和了一些,一根手指挑起了她下巴,冷笑着说道:“也是!陶染那个贱女人,不过是你们陶家赶出去的一条流浪狗,怎么配得上我顾南越?从前我对她好,只是觊觎她的身体,我可从没想过要娶她!”

“越哥哥,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!我顾家不要面子的吗?我爸说过,只要我娶她,就不让我继承公司!我怎么可能为了她放弃公司?我躲她都来不及呢!她还想向我借钱,救她那个半死不活的妈,简直痴人说梦!”

“她这种货色,配墨焰枭那个植物人,简直就是绝了!哈哈哈……我有什么好生气的?省的她缠着我,动不动就要一辈子跟我在一起什么的!我听了就觉得可笑!”

原来一切都是假的?她的真心实意,在顾南越看来不过就是个笑话!

胸腔里,心仿佛碎裂一般,疼得她喘不过气……

“这贱女人装得很,我跟她这么多年,睡都不让我睡一次,说什么要留在新婚之夜!我去他妈的新婚之夜,我看她就是想吊着我!琳琳,你的身体可比她美多了,每次都让我蚀骨**……”

剜心的疼痛沉到了谷底,怒火开始在胸腔里积聚!

陶染只想冲进去,即便是跟这两人拼个你死我活!

手已经触上了门板,一只手却忽然从背后伸出来,将她的嘴紧紧捂住了……

“砰!”

门一关上,捂着她嘴抓着她胳膊的那人,猛地将她往前一推,陶染扑倒在地,膝盖瞬间传来钻心的疼……

“啊!”陶染还没来得及直起身子,头发就被人狠狠攥住!

下意识回过身,见到的是带给她一辈子阴影的那张脸!

沈兰心!

当年就是她挺着大肚子闯进陶家,一番哭闹,以死相挟,逼得父亲赶走了她和母亲。

也是她,这么多年来,时不时就要上门找茬,闹得她们母女不得安宁。

而陶琳琳每每这时,都会上门哭求原谅,陶染和母亲也就信了,她是她,沈兰心是沈兰心!

现在看来,这母女二人根本是一丘之貉!

沈兰心用力将手中的长发往后扯,弯下腰,一张脸上满是阴毒,“你这个死丫头,是谁给你的狗胆,竟然敢闯进我家来了!”

陶染头皮疼得发麻,忽然咬牙从地上跃起,重重将沈兰心推倒在地,“沈兰心,你搞搞清楚,这原本是属于谁的家?你再不要脸,也别自欺欺人!”

“还杵着干什么?赶紧替我教训这个小贱人!”

沈兰心冲一旁的人吼了一句,那佣人旋即要上前对付陶染,门却在这时被人推开了……

陶琳琳站在门口,扫了眼屋里的状况后,一脸的诧异,“姐姐,你怎么在这?”

又假装气愤地质问道:“妈,不管怎么说,姐姐替我嫁给了墨家那个活死人,你不会还想为难她吧?”

呵呵……还在装!

陶染直勾勾地盯着她看,这才发现,陶琳琳这矫揉造作的样子假的不能再假!

她怎么就被骗了这么多年!

“陶琳琳,你跟顾南越的对话我都听到了,现在我只想撕烂你这张假脸!”

陶琳琳整个人瞬间僵住,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,半晌后,却忽然逼近陶染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……我真想撕烂你这张虚伪的脸!你让我看得犯恶心!”

“啪!”陶染话音刚落,脸上就挨了重重一巴掌。

半边脸瞬间又红又肿,她却感觉不到疼似的,只是一脸的惊愕,陶琳琳从前可是蚂蚁都不敢踩死的样子……难以想象她能出手这么重!

“打得好!”沈兰心笑着站到了陶琳琳身边,抬手摸了摸她的头,“女儿,这些年妈让你接近这对卑贱的母女,真是委屈你了!”

这……是什么意思?

陶染脑子里嗡嗡地响,看着这二人如出一辙的阴毒神色,这才回过味来,原来这些年来这对母女根本就是在唱双簧!

可她们接近她和母亲,究竟是为了什么?!

陶琳琳鄙夷地看了陶染一眼,“妈,其实也没什么,她们母女就是一对蠢货,要骗她们根本就费不了多少力气!”

而且是值得的,毕竟陶染母亲现在这半死不活的状态,就是她一手促成。

因为她给陶母送的保健品中,实际掺杂了一种慢性毒药,长期服用就会诱发心脏病!

陶染这蠢女人还向她借钱给母亲治病,根本不知道,她就是那个始作俑者!她表面装作答应,实际巴不得那老女人赶紧去死!

她当然也想过用这种办法害死陶染,只不过母女二人因为同种病症死掉,难免惹人怀疑,所以只能作罢。

更重要的是,她怎么能让陶染死的这么轻松?

她要让她眼睁睁看自己夺走属于她的一切后,再悲惨地死去!

“再说了,要是我不接近她,越哥哥也不会那么快跟我在一起了!”

原来是这样……

陶染冷笑出声,“我早该想到,有其母必有其女!你们母女是捡破烂专业户?就这么惦记别人的男人吗?人渣!”

“小贱人!你还敢骂!”

沈兰心指挥一旁的佣人从背后抱住陶染,她和陶琳琳左右开弓地开始殴打她。

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打,嘴里的血腥味越来越浓,陶染渐渐支撑不住地瘫倒在地……

“算了,别打了,你爸要回来了,我们改天再收拾这个小贱人,现在得马上把她送走!”

沈兰心忽然拦下一旁意犹未尽的陶琳琳,然而,房门却在这时被人推开了……

“都在这屋里做什么?”一道浑厚的中年男人的嗓音响起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