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 > 

提前准备

第6章 提前准备

骆今雨放下iPad,上面显示着一则娱乐新闻。

“张彻最新灾难电影《雍城大地震》将于下周(9月1日)于南俞影视城开机,撕开4年前的民族伤疤,反思灾难面前的人性选择!传张导为此电影亲自探访多位经历大地震的幸存者,推翻11次剧本……”

张彻,是这本小说世界里华国的一位知名导演,四十岁,曾多次获得金狮、金马、金鸡奖等多类影展最佳导演提名,却每次都与奖项失之交臂。

这是骆今雨发现的唯一一位近期将到南俞影视城取景的著名导演,她将网页上能找到的有关于张彻的新闻、信息都看了一遍,对他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。

显然,这部描绘国难的新电影,张彻必然是冲着拿奖去的。

配角骆今雨是不想了,如果新闻属实,导演为这部电影做了这么久的准备,主角配角必然是早就定好了的。

但只要能参与进这部电影,对她的下一步发展只会有好处,万一运气好能碰上一个两个有台词能露脸的群演角色,那就更好不过了!

骆今雨将网页关闭、锁屏,决心下周去南俞影视基地碰碰运气。

“妈妈,你看我画的好吗?”一直坐在小凳子上乖乖画画的景嘉译看到骆今雨放下了iPad,便捧着自己的小本本凑了过来。

骆今雨接过本子一看,上面画了一个五颜六色、怪模怪样人,头发倒能看出来应该是个女的,但没有眉毛,眼睛一个大一个小,嘴巴巨大,都快咧到耳根去了。这还算不错的,身体则直接变成了火柴棍,身材比例要多奇怪又多奇怪。

“这是画的谁呀?”骆今雨笑着将他揽到自己身边。

景嘉译顺势依偎在她怀里,道:“画的妈妈呀!”

骆今雨笑不出来了,儿砸,在你眼里你妈我就长这副模样么?

“妈妈站在花园里,这里这里,都是小花花,它们本来都是开着的,但是一见妈妈就全都低下头了,因为妈妈长的太好看啦!它们都不好意思开啦!”景嘉译伸着自己的小胖爪子一下一下点在画纸上面,奶声奶气的说道。

骆今雨看着他手指指着的那些地方上面一根根的直线,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!

儿砸这是在夸她闭月羞花啊!天才!她儿砸竟然是个撩妹天才!

“嗯!画的特别好!我们洋洋棒棒哒!”骆今雨伸手将他抱到自己膝上,将小本子重新翻了一页,随手从桌上取了一支儿童蜡笔,对景嘉译道:“既然洋洋送了妈妈一幅画,那妈妈也送你一副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景嘉译立刻脆声回她,随后又揪着身上的背带裤裤带,悄咪咪地偷看她好几眼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那、那妈妈可以画洋洋吗?”

骆今雨瞧着他粉嫩嫩的小耳尖,“噗嗤”笑了,她佯装为难道:“画洋洋啊?可是妈妈担心自己画的没有洋洋好,把洋洋给画成丑小孩儿了怎么办?”

景嘉译立刻抬起头,眼睛亮亮的看着她:“只要是妈妈画的,洋洋肯定会喜欢哒!”

骆今雨:“真的?可能画的很丑哦!”

“嗯!真哒!超喜欢!”景嘉译重重点头,生怕骆今雨不相信她的样子。

骆今雨不再逗他,就着抱着景嘉译的姿势,在本子上画了起来。不一会儿,一个穿着牛仔背带裤的Q版小团子跃然纸上,头上还顶了一对小角。

“哇!这是洋洋!衣服一样的!”景嘉译看着纸上的小人儿兴奋的喊起来。过了一会儿,他好奇地指着那对小角,然后疑惑的摸摸自己的小脑袋瓜儿,问道:“咦,这是什么呀?洋洋没有长这个呀!”

骆今雨放下笔,一本正经道:“这是洋洋的小羊角呀,因为洋洋出生在羊年,所以头上就长了一对小角,不过呀,这对小角只有妈妈一个人能看见。”

“啊!妈妈好厉害!”景嘉译黑葡萄似的眼睛睁的溜圆。

骆今雨笑道:“当然,谁叫我是洋洋妈妈呢!来,咱俩顶一个!”说着,骆今雨低下头,用自己的额头抵住景嘉译的,轻轻蹭了蹭他。

梅婉从外面回来的时候,正巧看到这一大一小,母子二人坐在沙发上顶头闹着,玩的不亦乐乎。

“哟,我们洋洋宝贝儿今天这么开心呐!老远儿就听见你咯咯咯笑了。”

骆今雨直起身子,整了整头发,不好意思地跟她打招呼,“妈,我跟洋洋闹着玩儿呢。”

素来注重仪态的梅婉慈祥地笑了笑,“在家里,没事的。”

“奶奶!”景嘉译回头看到梅婉,从沙发上跳了下去,捧着骆今雨给她画的画得瑟去了,“奶奶你看,这是妈妈画的洋洋,是不是很像呀!”

梅婉弯下腰去看,发现这幅小画虽然只是寥寥几笔,但线条流畅,跟景嘉译颇有些相似。

“嗯,很像!”梅婉牵着景嘉译的小手走过来,在骆今雨身边坐下,道:“以前不知道你还会画画啊?”

骆今雨神色不变,笑着说:“没有专门学过,就是有时候没事跟着网上视频随便画画。”

梅婉点点头,“学一学挺好的,画画啊、插花啊多学学,不说多精通,陶冶性情也是好的。”

骆今雨自然称是,梅婉又道:“我以前还以为你们年轻人现在不喜欢这些,我每周六上午都会在书房写写字、画点画,你以后要是没事就过来跟我一起吧。”

原主还真不会画画,也不喜欢这些东西,一心只对名牌儿、珠宝什么的感兴趣,梅婉看在眼里,以前便没提过这茬。

但骆今雨是会的,她父亲是一位画家,她打四岁起便跟着学画画,直到八岁以后父母外出取景发生车祸去世。后来长大了、经济条件好了,她又重新拾起了画笔,甚至在一次慈善晚宴上她的一副油画还拍出了极高的价格。

“好,谢谢妈!”以原主的性格自然是不可能反驳梅婉的,骆今雨便也笑着应了。

梅婉亲亲景嘉译,站起来打算上楼换衣服,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,回头冲骆今雨道:“这周四晚上我有个宴会,朋友间的私人画展性质的,到时你带着洋洋跟我一起去吧!”

骆今雨愣了愣,听到梅婉追问似的“嗯?”了一声,这才连忙道:“好的,妈,我会提前准备的!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