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 > 

符合人设

第4章 符合人设

骆今雨听着景嘉译渐渐平稳的呼吸声,轻手轻脚地将他往上挪了挪,以免捂着脸呼吸不畅。

景嘉译在睡梦中似乎也感受到了身体的移动,小眉毛微微皱了皱,嘟囔着喊了一句“妈妈”。

骆今雨不敢再动,轻而和缓的在他胸前拍了拍,眼看着他的眉头松开,这才曲起右手枕着自己的脑袋,侧躺着细细观察他。

上辈子,她从没想过自己将来的孩子会长什么样,会像爸爸还是像妈妈?现在看来,似乎是像她多些?

饱满的额头、黑而卷翘的睫毛、小小的嘴巴,甚至连头顶上的两个发旋儿都和她如出一辙。眉和眼睛倒是随了他的父亲,皱起眉头时就更像了。就是这小鼻子好像有点塌,不知道是不是还没长开。

骆今雨看着看着,不知自己究竟是被原主影响,还是她以前从没焕发过的母性光辉作祟,忍不住探身在小孩儿额上亲了一下。

她要离开景家,改变原主的炮灰命运,可这小团子呢?他如果继续留在景家,会不会还是逃离不了成为男女主感情发展道路上的垫脚石?

她既然占据了原主的身体,那这个小豆丁便也成了她的责任了吧?走一个是走,走两个不一样是走吗?反正景斯寒也不待见他,估计恨不得她赶紧带走这个小拖油瓶吧?就是景家二老那里可能有点麻烦……

而且最重要的是,她现在没钱啊!

原主毕生心愿就是嫁进豪门做个阔太太,工作是不可能工作的。她怀上景嘉译的时候大学还没毕业,为了生孩子大四便休了学,生了之后就直接住进景家老宅做起了全职妈妈。

梅婉对她倒是大方,每个月零花钱给的也不少,但她不仅要赡养亲生母亲,自己又喜欢买衣服首饰,存款一毛钱没有,每个月信用卡债还得景家给她还。

她要离开了景家,一没房子二没工作三没钱,还带着一个孩子,着实窘迫了些。想了半天,骆今雨决定第二天和原主的生母云秀敏见一面,原主待她情真意切,想来这种时候能帮上她一把。且将来她工作忙碌起来,孩子放在外婆身边也放心些。

无奈想法是很好的,现实却狠狠地给了骆今雨一巴掌。

“什么?你要离开景家?那怎么行?我不同意!”

骆今雨看着坐在自己对面这个刚才还态度亲昵的贵妇人瞬间变脸,突然发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。

“你现在在景家不是待得好好的吗?景斯寒爸妈那么喜欢洋洋,你再加把劲儿,抓住景斯寒的心,景夫人这个位置还能跑了?”云秀敏似乎也发觉了自己刚才拒绝的态度太强硬,这会儿语气软了不少,握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,说:“这么多年,咱们母女俩受了多少苦你都忘了吗?只有你好,妈妈才放心啊。将来景斯寒彻底接管了景氏,景家的一切不都是你和洋洋的了吗?到时妈也好跟着你享福啊,今雨!”

骆今雨听她对自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缓缓垂眸掩盖住情绪。

这亲妈怎么看起来和原主心里认为的那个“含辛茹苦、为她着想”的云秀敏,好像有点儿不一样啊?

骆今雨心念电转,再抬起头来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,直说不行,卖惨总能让亲妈心软了吧?

“妈……我是真的坚持不下去了,我在景家过的一点都不好,就连佣人们都要给我脸色看。景斯寒那么高傲自大一个人,看到洋洋便想起当初我设计他的事情,根本不可能喜欢我,甚至连洋洋他都不愿意多看一眼。而且我最近听说,景斯寒的初恋女友很快就要回国了,到时他们旧情复燃,要是再生一个,景家哪里还有我和洋洋的立足之地啊?呜呜呜……”

骆今雨一边哭着,一边偷偷瞧云秀敏的神色,见她眉头一皱,开口却不是关心女儿到底受了什么委屈,而是问:“初恋女友?没听说过景斯寒有什么初恋女友啊?”

“具体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以前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谈的吧。”骆今雨继续胡诌。

云秀敏眼珠一转,用力握了握骆今雨的手,道:“你以前不是说景家那两个老的待你很不错吗?你又生了洋洋,如果真的有什么劳什子‘初恋女友’,到时他们总会为你说话吧?”

骆今雨眼泪线似的掉了下来,泪眼汪汪看着她说道:“我在景家都待了两年了,他们如果真的能说的上话,我早就是景夫人了。再说了,对我好又怎么样,难道还能比的上自己的亲儿子吗?”

云秀敏抿了抿唇,似乎觉得有些道理,她看了眼周围,发现咖啡厅里的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她们,便撑在桌面上身体前倾,压低声音对骆今雨道:“所以说,无论怎么样只有巴住了男人才有用。景斯寒不是每周都会回老宅吗?总有留宿的时候吧?你就不知道做点什么?”

骆今雨一愣,反问:“做什么?”

云秀敏眉一挑,道:“还能什么?男女之间不就那么档子事儿吗?你只要能让他对你欲罢不能,还怕什么初恋?”

骆今雨简直叹为观止,随后想想当初这两母女筹划算计怀孕的事情,又觉得云秀敏的说法虽是令人不齿,但也勉强算符合书里的人设。

她摇摇头,说:“下药在景家肯定是行不通了的,他现在连话都不愿和我说一句,怎么可能和我……妈,我真的不行,我现在只想带着洋洋出来好好过日子……”

云秀敏“啧”了一声打断她,脸上浮现出一丝轻浮而略显诡异的笑容:“我的女儿哟,这男人呐,下边儿可没长脑子。只要你在床上浪一些、骚一些,他还能无动于衷?说到底,男人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!”

“嗳!这也怪我以前没想到,你当初跟景斯寒在一起时年纪还小,这些年也没和他亲近过,那些个花样你肯定是不知道的,回头我给你送点东西过去,你自己好好看了琢磨琢磨,男女间的花样啊,可多了去了……你是得好好学学。”

骆今雨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!

这做亲妈的,不但不关心女儿在景家的为难处境,现在竟然还恬不知耻地让她“骚一些、浪一些”,好好学习床上技巧去勾引伺候男人?这怕不是亲妈,是老鸨吧?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