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 > 

妈妈……真好

第3章 妈妈……真好

景斯寒往常回来下午还会陪景嘉译玩一会儿,今天被景父训斥了一顿,吃了午饭便推说还有公司还有事,提前走了。

景嘉译巴巴看着景斯寒的背影,小嘴动了动,似乎要喊“爸爸”,却最终还是垂下了小脑袋,只用肉乎乎的小手轻轻滚着手边的球。

骆今雨看到他的模样心中很是不忍,景嘉译不是一个被父亲期待出生的孩子,就连他的母亲生下他也抱有其他目的。

“洋洋。”骆今雨走过去,盘腿在景嘉译对面坐下。

谁知景嘉译听到她的声音却情不自禁的抖了抖,随后小心翼翼地抬起头,小脸上竟满是紧张,磕磕绊绊小声说:“对、对不起,妈妈。”

骆今雨一愣,疑惑问道:“为什么要说对不起?”

景嘉译小手无意识地搓着自己的衣摆,嗫嚅道:“我不是故意不找爸爸玩的,我就是……有点害怕……”

原主的记忆浮现在骆今雨的脑海里,她立刻就明白了景嘉译道歉的原因。

除了父母和孩子,原主根本找不到机会靠近景斯寒,每回景斯寒回老宅,原主便会要求景嘉译去讨好,她以为父子连心,只要他们俩感情好了,景嘉译总有一天会对她改观,她便有机会成为真正的景夫人。

哪知景斯寒因为讨厌她,也连带着不待见景嘉译。动物尚且能感受到谁喜欢它、谁不喜欢它,更何况是小孩子呢?多见了几次景斯寒的冷淡,景嘉译便也敏感地察觉到了,爸爸似乎不太喜欢自己。

景嘉译一边期待父亲的关心喜爱,一边又会忐忑瑟缩,每每看见景斯寒忍不住想亲近,但又担心会招来爸爸的讨厌。

而每次景嘉译没能完成任务,原主便会把错怪在儿子身上,怪他不够聪明、不够讨喜,什么事都做不好。虽然不至于动手,但那些埋怨和责怪也在景嘉译心里留下了印记。

骆今雨看着跟前这个小小的人儿,心里止不住的发酸,明明是自己受了委屈,明明是自己难过的不行,却还是要和她道歉,就因为他没能鼓起勇气去多和爸爸说两句话。

“不用道歉啊。”骆今雨伸出双手,将景嘉译抱到自己腿上,一只手扶住他的后背,另一只手轻轻地揉了揉他的头发,接着道:“洋洋什么都没有做错,为什么要道歉?”

景嘉译惊讶地抬起头,黑葡萄似的眼睛睁得圆溜溜的,他结结巴巴道:“可、可是我,又没能和爸爸一起玩……”

骆今雨也直视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句说道:“那是因为爸爸忙,抽不出时间来和洋洋玩,这明明是爸爸的错呀。”

“是、是吗?”景嘉译还是不敢相信的模样。

骆今雨郑重其事地点头,说:“当然,你不记得今天爷爷还骂他了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景嘉译十分困惑,以前妈妈不是这样说的呀。

“没有可是!洋洋只需要记住这是爸爸的问题就好了,因为他没有爷爷那么厉害,不能在做好工作的同时照顾好家庭。”骆今雨看着小团子清澈的眼睛,实在不忍心告诉他,其实景斯寒只是不喜欢他罢了。

“那、那等洋洋长大了,就去帮爸爸,这样就能和爷爷一样厉害啦!”景嘉译双眼顿时亮亮的,似乎为自己想到的这个方法而高兴。

骆今雨心里叹息一声,傻儿子唉!你以后想帮人家还不愿意让你帮呢!景氏将来可是男主的天下,人家才是景斯寒真正期待的继承人啊。但她说不出口,只含糊道:“好呀!等洋洋长大后再说!”

看着又重新高兴起来的景嘉译,骆今雨有些不知道自己设想把他留在景家的做法到底对不对。她原本想着只要她走了,没人在一旁撺掇跳脚,再凭着景家二老的人品,他将来应该不会走偏。

可老人毕竟年纪大了,等她一走,将来景斯寒娶了妻子,生下孩子,景嘉译一个人在景家的处境又能好到哪里去呢?

傍晚时突然下起了雨,梅婉站在床边看到天空乌云密布,还感叹了一句:“看样子短时间内是停不了咯!”

果然,这场雨不仅没停,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。等到了七八点钟的时候,屋外更是电闪雷鸣,轰隆隆的雷声颇有些吓人。

所以当景嘉译软绵绵地问骆今雨,今天能不能跟她一起睡时,她毫不犹豫地同意了。

景嘉译显得很高兴,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妈妈一起睡了,因为妈妈说男孩子要早点独立才受人喜欢,两岁以后他便一直自己一个人睡了。

骆今雨带着景嘉译去洗漱,发现他是真的即聪明又懂事,自己搬来小凳子爬上去,刷牙刷的格外认真,刷完啦还会张开嘴给她检查。

洗脸的时候不哭不闹,骆今雨头一次给小孩儿洗脸,一时没注意好力道,景嘉译直到受不了才小小声的喊了一句“疼”,倒是骆今雨看着那张被她搓的通红的小脸自责不已。

骆今雨给他换上一套黄色小鸡图案的睡衣,将人抱到了自己床上。

平常景嘉译九点就睡了,今天却似乎兴奋的有些睡不着,只见他在被子里打了个滚,小小的身体紧紧挨着骆今雨,一双眼睛闪闪发亮,似乎毫无睡意。

骆今雨抬手在他额头上轻敲了一下,笑着道:“还不睡?”

景嘉译用脑袋在她身上蹭了蹭,重新抬起头,道:“还是妈妈的味道!”

骆今雨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这么说,侧过身子面向他,“嗯?”

“妈妈,你今天不太一样。”景嘉译小鼻子耸了耸,似乎还在嗅她的味道,然后毛毛虫似的挪了挪,缩进了她的怀里。

骆今雨心里一咯噔,心道这奶娃娃可真是敏感。

她伸手一下一下地抚着景嘉译的背,轻声问:“哪里不一样?”

景嘉译歪着脑袋想了想,似乎想不出个所以然,最后道:“笑起来的时候不一样。”

骆今雨听完不由笑了,景嘉译奶声奶气的说道:“妈妈笑,好看!”

骆今雨忍不住低头在他脸颊上吧唧一口,说:“那妈妈以后常常笑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景嘉译点头,又往她身边挨了挨,小短手揪住她的睡裙,骆今雨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他的背,不一会儿便看到他眼皮渐渐沉重起来。

“妈妈……真好……”

骆今雨听到他睡着前的一句呓语,蓦地心底一片柔软……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