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 > 

影后重生

第1章 影后重生

骆今雨作为娱乐圈少有的演技在线的流量小花,凭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才拿下金狮奖影后,眼见着优秀剧本、大牌代言、人生巅峰近在咫尺,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穿进了前一晚边看边吐槽的狗血小言里。

成为了小说里面炮灰男配那个和她同名同姓的渣渣亲妈!

骆今雨还记得自己睡着前心里想的最后一句话。

“这作者怕是我的黑粉吧?让这种无脑冲动、牺牲孩子、智商为负的女N号跟我同名……真要换成我,炮灰剧本照样活成主角好不好?”

这下好了,证明自己的机会来了。

骆今雨按了按发疼的额角,躺在床上默默消化小说中原主的信息。

原主是个私生女,在极品母亲的教导下,从小最大的梦想就是嫁个有钱人,好在父亲一家人面前扬眉吐气。

可惜她费尽心机使计爬上了霸总景斯寒的床却没能如愿,最后凭着肚子里的孩子才被景家父母接进了家门。但在景斯寒的强烈反对下,成了景家一个没名没份的伪夫人。

原主这假夫人一做便做了一辈子,直到死也没有转正。活脱脱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弃妃,可她偏生还不死心,撺掇孩子死命蹦跶,试图踢掉男主,拿下继承权,做个皇太后,结果不出意外地把自己作死了。

谁叫她只是小说里炮灰男配的炮灰妈呢?

幸运的是,现在时间线还早。

景斯寒未来的妻子还没回国,男主还没出生,她完全可以现在一走了之,在书里继续她的演艺圈封后之路。她有信心,凭她的演技重新登顶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。

糟了!脸!

想了半天她连自己现在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呢!该不会是长相欠妥,那景斯寒才对她那么看不上眼的吧?

冲到浴室镜子前,骆今雨沉默了……

呵呵,这书的作者果然是她的黑粉吧?

这得是有多深的怨念,才能让书里一个配角连眼角那颗痣都长得和她一毛一样啊?

骆今雨无语的撑在盥洗盆上,好歹算是松了一口气,她闭上眼睛开始思考离开景家之后的下一步打算。

当她正幻想到自己重新站在金狮奖最佳女演员领奖台上,雍容大气地说着获奖感言时,突然感觉到右腿处传来一阵拉扯,骆今雨皱着眉头低头一瞧。

哦嚯!把儿子忘记了!

“妈妈!今天爸爸会来看我们吗?”不比她膝盖高多少的小团子仰着脑袋看她,奶声奶气地发问。

骆今雨努力回想了一下,想起来今天是周日。

景斯寒在父母的要求下,每周日都要尽量回老宅吃饭,顺便跟孩子相处。但他也只有被父母催的不行了,才偶尔回来应付交个差,所以景嘉译才会这么问她。

骆今雨在原世界沉迷事业恋爱都没时间谈,更别提孩子了,在她看来完全是事业坦途中的障碍物!

可当她看着小脸嘟嘟,黑黢黢的眸子一眨不眨看着自己的小豆丁,心想:团子诶,我真不是你妈,等我走了,你最后的结局可能还会好一点。

她刚这么一想,心脏便轻轻抽痛了一下。

骆今雨蹲下身子,与景嘉译平视,回答道:“会回来,搞不好还会给你带礼物哦!”

这是她昨晚听景母打电话时交代的,景斯寒上周就没回,这次带礼物的可能性倒是挺大。

景嘉译一听,黑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他用自己的小肉爪抓住骆今雨的手臂,有些不敢相信的模样:“真、真的呀?”

骆今雨心里蓦地一软,笑道:“真的呀!”

景嘉译抿着小嘴开心的笑了,但不一会儿,他又偷偷瞄骆今雨,小心地问道:“那爸爸也会给妈妈带礼物吗?”

骆今雨不在意的回答:“应该不会吧。”

景嘉译一听,抬起小手往前一步抱住她脖子,小脸紧紧贴着她的,低声道:“没关系妈妈,如果爸爸给了我礼物,我就把礼物送给你,那妈妈也收到爸爸的礼物了。”

骆今雨闻言一震,立刻回想起原主自儿子会说话起,便对他非常严格,要他听话懂事,好好讨景家人的欢心,还总是哭诉自己为了他受了多少委屈,让他长大了一定不能忘记等等。

这才两岁多一点的孩子,就真的听进去了,明明自己那么期待父亲的礼物,却愿意为了安慰她而送出来。

骆今雨鼻头微微发酸,竟有些想落泪,她不由伸出手环住面前的小男孩,嗅着他身上的奶味儿,莫名觉得心安。

这就是血脉相连的感觉吗?骆今雨心想。

“妈妈,你不要哭。”景嘉译从她怀里抬起头,尾音颤颤的,像是真要哭了。

骆今雨急忙冲他扬唇一笑,漂亮的杏眼立刻变得弯弯的,整个人带上了一丝她自己都不自知的温柔,“妈妈没哭,妈妈是高兴呢!”

景嘉译呆呆看着她,喃喃道:“妈妈,你今天笑起来可真好看呀!”

骆今雨听了不由哈哈大笑,都说童言无忌,这种夸奖果然更能让人开怀。

她弯起手臂将小团子一把抱了起来,景嘉译惊的低呼了一声,随后发现素来严格的妈妈竟然是在跟自己玩游戏,也不禁脆声笑起来。

女人柔媚娇俏的笑声和孩子银铃般清脆的笑声重叠在一起,透过敞开的窗户,随着初秋的晨风远远的传了出去。

景斯寒刚踏进院子里便听到二楼的动静,他仰起头,看到微风吹起窗前薄薄的白色窗帘,一截玉臂一晃而过,留下一个纤细朦胧的背影。

花园里浇水的园丁看到景斯寒,笑道:“少爷您回来啦,难怪今天夫……骆小姐和小少爷心情这么好呢!”

骆今雨是要求家里佣人叫她夫人的,但大家都是景家的老人了,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,当着景斯寒的面可不敢讨晦气。

景斯寒果然皱了皱眉,但也没说什么,点点头,提着手里的玩具走进了大门。

景父景崇山正坐在沙发里看报纸,看到他还是一脸严肃的模样,“回来了。”

景斯寒喊了一声“爸”,就见母亲梅婉捧着一个刚插好的花瓶从旁边走出来,看见他手里的玩具,笑道:“买了就好,快给嘉译送去,他肯定得高兴坏了!顺便叫今雨起床,下来吃早饭,啊。”

景斯寒一脸不耐:“这都几点了,还得让人去请?”

“不是这样的。”梅婉摇摇头,解释道:“上周嘉译病了,今雨照顾了好几天,结果孩子是好了,她反而病了,还没好呢。”

景斯寒刚想招手喊佣人,景崇山仿佛头顶长了眼睛,从报纸里抬起头,肃声道:“你自己儿子你不照顾,除了孩子他妈,难道你还指着我们这两个老的吗?”

景斯寒薄唇紧抿,最终还是提步往二楼走去。

走到门口,景斯寒抬手轻轻敲了敲木门,房内“咯咯”的笑声立刻戛然而止。

床边的女人抬起头,嘴边的笑容还没掩去,眉梢眼角还带着一丝动人的风情。

她身上只穿了一条月白色真丝吊带睡裙,里面是真空的,因为弯腰逗弄孩子的动作而露出胸前一大片雪白的肌肤。

许是因为逆着光,整个人身上蒙了一层浅浅的金色光晕,竟是出奇的温柔美好……

景斯寒不由定了一会儿,随即立刻拧眉移开视线,“穿的像什么样子!”

骆今雨这才发现自己穿的实在清凉,她低呼一声迅速抬手捂住胸前,不悦地质问道:“你不知道非礼勿视吗?”

景斯寒一愣,随后冷笑一声,“做作。”

骆今雨无语,作为一个倒贴着送上门的女人,这话对着景斯寒说出来是略显虚伪了,她不由暗自“啧”了一声,从椅子上拿起一条披肩裹住自己,很有些有苦难言。

景嘉译倒是没注意这些,他从床上爬下来,欣喜的迈着小短腿朝景斯寒跑过去,却又在半路停了下来,有些忐忑地轻声喊了一句:“爸爸……”

景斯寒垂眸,终于还是冲他伸出手,“过来。”

景嘉译立刻扑了上去,牢牢牵住了他的手。

景斯寒转身,迈出一步又停住,没有回头冷声道:“换好衣服就马上下来!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