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大佬亲闺女成了豪门团宠 > 

唯一的亲生女儿

第3章 唯一的亲生女儿

时间不等人,薄芽立马转过身。

几位富商恰好路过此地,她急急的跑过去,抬起黑润的眼眸,可怜巴巴的求救:

“叔叔,我爸爸不知道被哪个坏蛋关到里面去了,我刚才叫了它好多好多次,它都不应我,可能是快死掉了吧……你们可不可以帮我把他救出来啊?”

富商们是在这等人的,这会倒是不忙。

又见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家伙,心顿时就软了。

他们朝着小姑娘指着的展柜看去,里头除了一条黑蛇,一座假山,还有几棵用来装饰的树外,其他什么都没有,更别提被关着的,快死了的人:

“不是,你爸爸在哪呢?我怎么没看见?”

富商揉了揉眼睛:“是啊,我也没见着。”

“这呢!在这!”

薄芽隔着玻璃,戳了戳害怕到已经把自己扭成一团麻花的黑蛇,眸光亮晶晶的,高兴道:

“这个黑黑的长长的就是我爸爸哦。叔叔,我爸爸是不是超好看的!”

富商们看着不能说跟她爸爸一模一样,只能说是毫不相干的黑蛇,集体沉默。

就在这时,外头传来了嘈杂声。

约莫十几个园区的领导人从外面进来,远远看着,阵仗极大。

而这十几个领导人全都跟在一个气质凌厉,面容冷淡苍白的男人身后,神情紧张又拘谨。

才走了短短的一段路,他们的额头就冒了不少的冷汗。

足以见得,跟前这男人,地位绝对非同一般。

不仅如此,男人本身的相貌也非常惹眼。

一进入园区,就惹来了不少游客的纷纷注目。

尤其是那一身熨帖修身的深黑西服,衬得肩宽腰窄,身量极高,气势凌厉摄人。

下颌线流畅冰冷,薄唇微抿,眼眸幽深晦暗。

有种致命的危险感。

可惜,他的面色却苍白的有些病态,仿若常年重病缠身。

好在这病态感却不减他容貌分毫,反而让他眉眼间生人勿近的淡漠清冷愈发明显,隐隐蕴着微不可察的阴戾之气。

最最特别的,还是他手腕上缠着的一串象征着慈悲的黑色佛珠。

有佛珠傍身,男人的面容却不见半分慈悲善目,反倒有几分煞气难以压制,令人望而生畏的威慑可怖。

总之,这佛珠,跟他一身阴寒嗜血气质格格不入。

富商们看到男人,赶忙赔着笑脸,迎了上去:“三爷,您来了。”

薄夜枭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,这一眼没什么情绪,却让富商们有种遍体生寒,恨不得原地消失的感觉。

领导人疑惑的问:“你们怎么都在门口站着不进去?”

说起这事,富商们不约而同的“啧”了一声:

“别提了,刚有个小家伙让我们帮她救爸爸,说她爸爸被关起来了,我们还以为是哪个动物园的管理人员粗心大意,疏忽了,将人关到展柜里头去了,谁知道,原来那小家伙就是个傻子,把里头关着的那条大蟒当成是她爸了!简直白白浪费我们的宝贵时……”

“爸爸!”

富商们话还没说完,一背着书包的白色小身影如箭一般,突然从他们身旁掠过。

下一秒,他们就这么看着,他们口中认蛇作父的小傻子,伸出小手,然后,一把抱住了整个京城权贵都不敢惹,甚至都争相巴结的男人的腿。

富商们和领导人们:“……”

富商们和领导人们:“!!!!”

一瞬间,独属于小姑娘家软绵绵的触感,伴随着一股甜而不腻的奶香,铺天盖地的向面容冷厉的男人袭来。

像是没有骨头的玩偶般,软的不可思议。

薄夜枭猛的一顿。

小姑娘白嫩的小肥脸就在他腿上蹭了蹭,黏糊糊地说:

“爸爸,人家好想你哦,想你想得都快死掉了……”

爸、爸爸……?

真叫的是爸爸啊?

富商们惊的下巴都快掉了,其中一人嘴上的烟头掉落,差点把自己昂贵的西装烫出一个大洞。

这、这小傻子的爸爸……居然、居然是三爷?

富商们:“……”

富商们:“!!!!!”

不是,你爸不是蛇吗!

还被关在展柜里面快死了不是吗!!!

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三爷呢!

完了完了,这下是真的完了,他们居然敢骂三爷的女儿是小傻子……

他们连夜扛着火车离开京城还来得及么!

几位富商的腿都软了,要不是被旁边的领导人眼疾手快的扶起,怕是要直接跪在地上,给在场的所有人都磕个头。

许是上天听到了他们的乞求,面容阴寒的淡漠男人回过神,冷淡的瞥了眼抱着他腿的小姑娘,没什么温度的开口:

“你认错人了。”

男人的嗓音冷冽,低沉,非常有磁性的质感,宛若大提琴缓缓拉动,异常好听,但同样,也掺着点生人勿近的冷意。

搭上他那冷漠至极的冰冷脸庞,能把任何一个小孩给吓哭。

薄芽完全不怕他,不仅不怕,为了自证身份,还又拿出了她用来找爸爸的图纸,睁着圆溜溜的乌黑澄澈大眼,认真强调:

“我不会认错的,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呢!”

藏在她兜里的小白鼠:“……”

“你看,”

小姑娘跟献宝似的,给他看那张恨不得扭成麻花,斗鸡眼的傻子蛇,小奶音美滋滋的:

“我画的可像你了,简直就是跟你一模一样对不对!只有亲生女儿才会画的这么像哦。”

富商们:“……”

看出来了,明显就不是亲生的。

薄夜枭沉默了两秒,眉眼沉沉,语带危险:“你是自己撕了,还是我帮你撕?”

小萝莉:“……”

好在,这时,一位年轻貌美,长发及腰,穿着简单淡蓝连衣裙的女子,从一旁的植物园里出来。

打破了眼前的僵局。

秦芜看到薄夜枭,直接走了过来,还没说什么,却蓦地跟他身旁望过来的,一双黑溜溜的澄澈圆眼对上了。

这是个约莫五岁左右的小萝莉,身后背着个浅蓝碎花小书包,头上扎着两条超漂亮的小马尾。

白皙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蛋软乎乎的,黑润润的眼眸透着几分迷茫懵懂,粉嫩的小嘴抿着,看着就可爱极了。

她小手里还紧紧的抓着一张像试卷一样的纸,像个刚放学回来的小学生。

秦芜愣了一下,错愕失声:“三哥,这是你女儿吗?都这么大了啊!”

薄夜枭:“……”

薄夜枭这几年重病缠身。

有人断言,他最多只能再活个一两年,除了他的产业权势发展的越来越大,名声越来越残暴,手段狠戾,证明他人还没死外,平时很少能见到他真人。

她对薄夜枭的情况一无所知,当然,薄夜枭也不会容许别人打探他的情况。

好在,她的母亲跟三哥的母亲是亲姐妹,跟他人相比,秦芜觉得她在三哥面前,还是有点特权的。

起码问这种问题的时候,不会被弄死。

直到看到她三哥没什么情绪的脸,她才意识到,说错话了。

但她旁边还有个比她更看不懂脸色的。

在薄夜枭说了“不是”后。

跟秦芜一起出来的陈珂,打量了薄芽好几眼:

“……不是女儿?那难不成是三哥你给自己找的老婆?不是,这也太小了吧,得养多少年才能唔唔唔……”

秦芜一把捂住了他的嘴,低斥了声:“闭嘴!脑子没带就憋说话!”

陈珂努力挣扎,张了张嘴:“我脑子……”

秦芜再次死死捂住:“带了也憋说话!”

陈珂:“……”

“不是老婆,我是爸爸的女儿。”

薄芽又抱上了薄夜枭的腿,特意跟两人强调:“唯一的亲生女儿。”

这下,轮到陈珂的下巴掉了。

可惜,下一秒,还在振振有词、大杀四方的呆萌小萝莉,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苍白大手给提溜了起来,看也没看,扔到了一旁的花坛上,还伴随着淡淡的一声。

“她不是。”

小萝莉:“……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