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 > 

精神病救赎计划二

第2章 精神病救赎计划二

资料记载,原主唐玉斐外表看起来乖乖巧巧,背地里却抽烟喝酒聚众打架收保护费无所不干,手底下跟着几个同样无所事事混日子的小太妹。

她的父母远在国外,将她一个人丢在一栋大房子里,每个月定期汇一笔数目不小的零花钱。可唐玉斐总流连于各色酒吧,手里挎着名牌包包,身上穿的也要是最时兴的衣服,她的零花钱数额再可观都经不起她这样挥霍。

所以她想到了去收保护费,而外表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江堰就成了她第一个下手的对象。

可她从未想过,江堰并不是一个善茬。

没有从江堰手中挖到一分钱不说,她的恐吓威胁反而刺激到了江堰。当他将手中的美术刀狠狠地刺向木制桌面,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的时候,刀刃距离唐玉斐的小拇指不到一厘米。

刀身断裂,刀片飞溅。盯着她的那张脸宛如暗处蛰伏的毒蛇,嘶嘶地吐着蛇信,原主当时的恐惧感唐玉斐都能通过“虫洞”深刻体会到。

从那之后,在江堰手上吃瘪的唐玉斐没有悔改不说,反而紧盯着江堰时时报复。

风水轮流转,如今,是他逮着落单的她了。

不得不说,原主果然是个没有受过社会毒打的蠢蛋,自己要是早点穿过来还能挽救一番,可如今被陆安安这么一搅和,她还挽救个屁啊!

在被拖拽的过程中,唐玉斐一边飞速地消化着脑中的资料,一边分析着江堰的隐藏性格。

江堰并非一头盲目攻击他人的野兽,相反,他所做的所有偏激的事都像是被触发的自我保护机制。这个在被伤害的环境下长大的少年,潜在意识中最强烈的一点就是保护自己,不择手段的保护自己。

有人用童年治愈一生,有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,江堰是后者。

唐玉斐心中暗叹了一口气,原本他才是个受害者,最终却要将漫长的一生都付诸于监牢一般的精神病院。

不过,这也正是她来此的意义。

这条废巷子终于走到了尽头,江堰将唐玉斐狠狠地丢向墙壁,身体撞击在冰冷的水泥上发出沉闷的声响,疼的唐玉斐咽下一口老血。

没有打算再装晕,唐玉斐直接睁开了眼睛,大大方方地看着江堰。

路灯下,那双水盈盈的眸子没有一丝的恐惧和怯懦,面上镇定无比,唇角似乎还勾着一缕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江堰愣了愣,随即微微皱起了眉毛,只是他将帽檐压得极低,唐玉斐看不到他的神态。

没有想象中的惊慌害怕,没有尖叫,没有求饶。

这个女人不该是这样的表情。

“你想做什么?”唐玉斐好奇地看他,觉得困惑似的微微偏过头,卷起被他拉了一路的那条腿,细细地揉着纤细的脚踝。她尽量降低自己在江堰眼中的威胁性,免得失了谈判的余地。

江堰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手腕上多出了一只电子表,那是“虫洞”幻化而成的模样。

“唐玉斐,你想耍什么手段?”江堰阴沉着脸,嗓音带着几分沙哑,像是许久不曾说话的样子。

“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,你打晕我拖来这里想干什么?她们现在在找我,你不怕被看见?”唐玉斐微微笑,目光灼灼,仿佛一瞬间转了个性子,变得冷静异常,捉摸不透了起来。

其实唐玉斐撒谎了,她的小妹们并没有在附近,身上的通信工具也被江堰搜了个干净。

只是她知道,江堰是个多疑的性子。

“要是我在这里出了事,她们会报警。”

江堰一瞬不动的盯着她,似是要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什么破绽来。

然而没有,对方的面部表情控制的极好,可以说是滴水不漏,唐玉斐能有这么精湛的演技么?还是说,真的留有后手。

冷笑了一声,他可不相信短时间内那个愚蠢自大的唐玉斐竟变了个人,只要稍加威胁,她就会露出马脚。

藏在暗处的左手传来美术刀出鞘的声音,江堰将锋利的刀刃抵在唐玉斐的脖子上,冰冷的颜色散发泠泠寒光。

“唐玉斐,你以为你能骗到我么?我跟了你一路,你身边没有其他人在。”江堰微眯起那双漂亮的眼睛,极具威胁的眼神比刀锋还要凌厉。“我玩够了你猫抓老鼠的游戏,是你一次次往枪口上撞。”

“你把我的手机丢了吧,我被你打晕之前给她们发过消息。这么久没有联系,你猜她们会怎么做?”唐玉斐笑的越发动人,丝毫不在乎额头伤口上往下滚的血珠子。

她不怕江堰的威胁,就怕江堰无动于衷。

果然,他开始踌躇了。

脖子上的刀刃没有丝毫松懈,反而点点逼近,传来轻微的刺痛感。只要唐玉斐一动就会精准划破她动脉处的肌肤,江堰还真是个狠角色啊。

双方之间的空气仿佛有几秒钟的凝滞,路灯下的飞蛾急速飞舞着,不要命一般撞击着发烫的灯罩,声音清晰可闻。

唐玉斐没有丝毫畏惧地直视着他,这场博弈谁先示弱就是输。

可江堰扬唇笑了笑,笑容并不达眼底,嘴里吐出冰冷的一句话:“你在撒谎,我查过你的手机,你没有发过任何消息。”

意料之外的,唐玉斐的脸上没有出现惊慌的表情,像是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,语气惋惜地说了一句:“谈判失败了啊......”

江堰皱起眉毛,还在思索她是什么意思,却撞上了唐玉斐带着些狠决的眼神。

心中警铃大作,他来不及后撤,唐玉斐手中的板砖已经狠狠地砸了下来。

砰地一声重物倒地的声响,唐玉斐扶着墙壁站起来,龇牙咧嘴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嘟囔了一句:“差点儿划破了。”

方才幻化成板砖的“虫洞”已经变回了电子表,安静的躺在手腕上。

她用脚尖轻轻踢了踢江堰的腿,小声唤道:“江堰?”

黑色的鸭舌帽已经掉了,少年一张肤色苍白的脸双眼紧闭,有鲜血缓缓从额头渗出,在眼角晕开,强烈的颜色对比看起来极为骇人。

糟了,该不会让她打死了吧?

唐玉斐心中讪讪,急忙探了探江堰的鼻息,她可不想闹出这样的乌龙事件,那她这位昔日的首席执行官可以直接卷铺盖走人了。

所幸,江堰只是晕了过去。

不过悲催的是,接下来她还得把江堰送医院去,让他躺在这里难保他会出什么事。

一路将江堰扛到医院,顶着医生护士惊疑不定的目光两人双双包扎了额头上的伤口。唐玉斐将他丢在床上,坐在床沿喘着粗气揉自己酸疼的胳膊。

看着瘦的厉害,没想到照样沉,这一路过来差点儿没累死她。

心中默念好几回人是自己打的、不能放过这样一个刷好感度的机会云云,唐玉斐这才略微舒服了一些。

安静熟睡的江堰倒是极为温顺,只是他的呼吸声轻不可闻,如他小心翼翼地活着一般。额头上缠着厚厚的白纱布,露出了原本漂亮的眉眼,眉心依旧不自觉地皱着,底下是浅浅青紫色,唐玉斐知道这双眼睁开后藏着怎样迫人的凌冽寒冬。

那里是雪窖冰天,寸草不生。

江堰的个人资料上记载着,他有着很严重的睡眠障碍。

心下一软,唐玉斐忍不住伸手轻轻抚上江堰的眉心,将它抚平。

安心睡吧,既然她来了,她会将余下五十多年的时间都耗在他身上,宛如飞蛾扑火一般去温暖他。

看着看着,唐玉斐不知什么时候居然也睡了过去。

当她被一阵寒意惊醒,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,身前的床上已经是空无一人。窗户大开着,高处的寒风吹起窗帘,远远的是一片漆黑浓夜。

糟了,唐玉斐心中暗骂,她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松懈了!

正欲起身寻找江堰,脖子上传来了熟悉的冰冷感,唐玉斐的身体陡然僵住。

“你再动一下,我就杀了你。”江堰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,喘气声略沉,声音似乎在压抑着什么。

“这里到处都有监控,你不能伤害我。”唐玉斐恢复了冷静,说道。

“带我出去!”江堰有些气急败坏地看着唐玉斐的背影,他的手腕在发抖,心底压不住的恐惧仿佛要破土而出,眼前的一片白色令他头晕目眩。

他这辈子最恨最害怕来的地方就是医院,这个女人竟然将他带来这里,他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杀了她。

“唐玉斐,带我出去!”他一度重申道。

心中了然,唐玉斐语气轻柔:“江堰,先把你的刀放下,你这样架着我我不能动。”

“收起你那些小心思,否则我会让你后悔。”

“我什么也不会做,相信我一次。”唐玉斐缓缓举起两只手,示意自己绝对安全,语气像是在哄一个闹脾气的小孩。

良久,江堰才缓缓收回了美工刀,唐玉斐转身过身,看到他已经在距离自己三步的安全距离站定。

那张脸血色尽褪,眼中是刻意加浓的凶悍神色,以及遮掩不住的慌乱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